余眸

沉溺在自己那个什么都萌的世界里♪( ´▽`)然后愉悦地看着皮囊所在的另一个世界

#好多过客#文/余眸
病了,和外婆去家附近的医院。我平常很少出门,所以哪怕是小区门外不远的这一段路走得也是开心得一颠儿一颠儿,到处看。
然后我就看见了老爷子。
以前我们是邻居,二楼的我窜上窜下少不了和等电梯的他搭几句话。这人脾气倔,什么话说不信就不信,你就是在扯混皮。我记得他打死不信我五岁进小学,扯着嗓子沙着喉咙摆手摇头:不可能不可能……还说了什么记不太清了,只是小小的我同时感受到了“他不相信我”和“我这么拽他怎么可能信的了”的冰火两重天,一直念叨到现在。
我只是没想到他还认得我。
我当时就顾得上打了个招呼,就看见老爷子和他老伴——眼前一亮,脚步骤停,和八九年前一模一样的老嗓子吼高了眉毛:“哎哟!是你诶!”
讲真,就是小时候的我都没被夸得这么热情过。大街上老爷子就滔滔不绝地跟我外婆说“你家孩子教的好”“有礼貌懂事又孝顺”“全小区最懂礼貌的孩子”……老爷子您慢点说啊老爷子!老爷子您能别这么激动吗!我害羞啊!老爷子我知道我小时候乖了老爷子您怎么记性这么好呢!
老爷子怎么记性这么好呢。
“明年要考大学了吧?要努力啊!”老爷子和老伴笑着说。
我不好意思地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后来姑且分别,我们不顺路。我边走,边回头看,老爷子还在和老伴说着“真是我见过最礼貌的孩子”……那股高兴劲,好像被夸的是自己而不是我。
只是感动而已。
老爷子不是我生命中什么不可或缺的人,小时候他说的好多事我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但是啊,但是,从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一张熟悉的脸,哪怕就此远离,这一刻也已经值得铭记好久好久。

#好多过客#文/余眸
看到那个女人,才突然想要记下生命中所谓可有可无,但又注定没有忽视掉的……人。
诶本来想说熟悉的陌生人后来想想:一,完全不认识嘛~二,太文艺了反正估计也没人看装什么逼呢唉【摊手笑】把自己思考的过程写下来也许很烦啦不过感觉读起来就好像有读心术一样诶!【虽然读的是自己的】
感觉回不到正题了……其实先注意到的是一个乞丐,已经在那里呆了一阵子了,是一位抱着一只小狗的老人家。老实说我的注意力更倾向于萌萌哒的小狗,那天却看见那个女人提了半包类似面粉的东西淡然放在那张破席子上,嘴里还说着什么。而老先生更淡定……完全没有天桥上某些敬业人士一副要认你当干爹的激动和感慨。喔……旁边还有一袋苹果……
女人散发齐肩,深蓝的牛仔外衣袖子卷到小臂一半。啊为什么我会记得?因为人家和我同一个小区,我跟在人家后面进去的= =。所以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只记得简约的黑色提包而不记得她穿什么裤子,哪有人闲得没事打量人家屁股和大腿的……对于拉着一个行李箱的我来说,她步伐略快。要说轻快的话,倒不如说是安心释然又自然地快。人在单独前行时总会会快些吧,但是她偶尔又会在不宽阔的行道上向右看一下,于是这个季节六点预习的黄昏残阳就从她的眼镜中折射出一块金斑——呜哦哦闪瞎后面的我好几回【防跟踪技能get✅
和她分别是小区里一家华润,我想她应该是穿过超市到对面的楼去,因为小区门口才经过另一家惠民超市——价格似乎直指华润微笑说着“奸商”……但是如果要过对面去还有另一个更直接宽阔的路口,没有必要专门从超市的货架中穿过。这么想着,已经走过华润门口的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来路的右边,金斑的罪魁祸首——小孩们正在滑滑梯边闹得不亦乐乎,几个家长坐在一起此起彼伏:“小心一点哦!”
笑容也很灿烂呢~什么嘛幼儿园没有作业了不起啊!我气愤地拉起箱子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好喜欢这张图,暖暖的而且萌>w